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老太为延续香火买娃无力抚养报警称欲退货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5:40

老太为延续香火买娃 无力抚养报警称欲“退货”

见过退商品的,没有见过“退娃”的。一起“退娃”事件,牵出了三个家庭的难言之隐,同时也牵出了婴儿连环被拐案。当民警和寻根溯源时,婴儿的家人却否认生过婴儿,让这起婴儿连环被拐案顿时扑朔迷离起来……

65岁老太报案让民警帮助“退娃”

6月26日上午9点半,一个老太太抱着一个孩子,急匆匆的来到公安灞桥分局十里铺派出所。“这娃是我花3.3万元买的,现在检查出有问题,我不买了,你们(派出所)给我把娃退回去,把钱给我要回来……”老太太在进到副所长张俊峰的办公室后,将孩子放到沙发上说道。

“别急,老人家,喝口水把事情说清楚……”副所长张俊峰说完后,递给老太太一杯水。

放到沙发上的孩子

,一个人不停的玩。眉目清秀,皮肤白皙,看起来很可爱。看见老太太和张俊峰说话,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二人。

老太太叫胡莲花(化名),今年65岁,是陕西华县人。十几年前陪老伴来西安,租住在十里铺,老头给西安一家公司看门,她闲了就出门捡拾酒瓶、矿泉水瓶、废报纸等补贴家用,日子还算过得去。唯一不足的是今年38岁的儿子和儿媳一直未育,看到同龄老人带着孙子享受天伦之乐,胡莲花心里就特别的难受,心想自己要是有个孙子该多好啊。胡莲花说:“从此,我便有了想抱养一个孙子的念头,不管是男是女都行……”接下来,胡莲花就在她所租住的院子里、外面认识的熟人处都给人家说,让大家都留个心,看那家医院、或者有生下孩子不愿意要的,给她帮忙介绍,四处张罗买孙子。

3万买来个孙女老太心里乐开花

胡莲花张罗买孙子的事刚一传开,买孙子的事便有了消息。2012年11月份,和胡莲花住在同一个院子的小梅(化名),找到胡莲花说:“我表哥和表妹想要个男孩子,可是偏偏生了两个女孩,想送出去一个……”

胡莲花一听,连破烂都不捡了,就急忙让小梅带她去看看孩子。到了小梅“表哥”家,果然有一个约1岁左右的女婴,“当时我急忙上前抱起女婴,发现女婴虽然不会说话,但是眉目清秀,小眼珠子溜溜的到处乱转,很讨人喜欢

。我当时一眼就看上了这个女婴……”胡莲花说,随后,她就和小梅,小梅的“姨娘”商谈抱养女婴的事情。当时小梅“娘姨”开口要4万元,最后经过讨价还价,最终以3.3万成交。

女婴抱回后,胡莲花找人花钱还给孙女起了个名字叫刘晨喜。时值腊月,为了庆贺喜得孙女,胡莲花和家人给亲朋好友发喜帖,在老家大摆宴席20多桌,花费5000多元,宴请亲朋好友。一时间,在当地胡莲花有了孙女的消息,传遍了四邻八乡。

“2013年春节,我们全家人过了一个满心欢喜的春节,儿子儿媳带上孩子走亲访友,别提我心里有多高兴了,孙女晚上回家后,我都紧紧抱在怀里,感受晚年的幸福……”胡莲花说。

今年6月20日,刘晨喜已经1岁8个月了,可是依然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吃饭也不像同龄孩子那样自如。胡莲花急忙和儿媳带着刘晨喜去西安儿童医院做检查。儿媳紧攥着诊断结果脸色凝重地说:“妈,诊断结果不好,说孩子发育不健全,胃不好,脑子也……”

“我当时就瘫倒在医院的长椅子下,诊断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击碎了我们一家人的梦想……”胡莲花说

。6月26日一大早,她再次去找小梅,不管她怎样说理,小梅和她“姨娘”就是不退钱,也不要娃。无奈就把娃带到十里铺派出所,想让民警帮忙把娃退掉。那么,小梅和她“姨娘”为什么要卖掉女婴,目的是什么,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女婴第一次被卖买家花了1万元

6月27日,副所长张俊峰带着民警弋峰和郭阎,根据胡莲花提供的小梅和小梅“姨娘”的地址,在十里铺487号小梅“姨娘”的租住处,将小梅“姨娘”带回派出所。

小梅“姨娘”自称叫陈岁妹,今年60岁,老家是商州人,来西安6年了,主要做家政服务员。在回答民警卖掉女婴的目的和女婴从何而来时

,陈岁妹说:“我就一个儿子,家里本身就贫穷,如今儿子已经30多岁了还没有媳妇,儿子智力有点低下。后来我为了延续我们家的香火,先提前给儿子抱一个孩子,不管儿子以后有没有媳妇,起码有个端茶倒水的人……”2011年12月份的一天,陈岁妹和老家一个自称叫李元钧的人偶遇,谈起想抱个婴儿的事情,李元钧当即说:“我儿媳已经怀孕8个月了,儿子智力不好,儿媳脑子有问题,生下孩子后准备卖掉……”随后,两人就约好再次见面

,详谈买卖婴儿的具体事宜。

“第二次见面(记不清具体时间)后,我和李元钧就商量婴儿的价格,刚开始,李元钧问我要1.2万元,我嫌贵让他看在老乡的面子上便宜点,最后,李元钧和我达成口头协议,不管是男婴还是女婴,以一万元成交,婴儿一出生就抱走……”2012年初,李元钧托人捎话给她,孩子已经出生,是个女婴,速带钱来抱娃。随后,她就给了李元钧一万元抱回了女婴。

办案民警弋峰对说:“陈岁妹在交代时说,孩子抱回后,她到北方医院给女婴做了全面检查,发现孩子有肺炎,就住院半个月,出院后给女婴起名叫逗逗,也是希望逗逗能够让她们一家开心。谁知,逗逗抱回半年后,儿子找到了媳妇并很快结了婚

,婚后儿媳提出不要逗逗,原因是刚过门就有个孩子,会遭人非议,脸上没面子。儿媳也不要陈岁妹抚养逗逗,无奈陈岁妹为了儿媳和儿子就含泪想卖掉逗逗……”随后,陈岁妹把女婴卖给了胡莲花。

卖娃嫌疑人已去世警方抽血做亲子鉴定

昨日上午9点,随同十里铺派出所教导员赵克刚,办案民警弋峰,驱车前往商州牧户关镇秦岭村。我们第一站来到村主任王有斌家。说起李元钧一家子时,这个黑汉子沉思良久才说:“李元钧一家挺惨的,老婆去世早,他带着一个智障儿子和神经有点问题的媳妇及瞎子弟弟过日子。李元钧一家在山上独住,周围没有邻居,根本不知道李元钧卖掉亲孙女的事情。”12点10分,村主任王有斌带着我们一行前往李元钧家。在去的路上,王有斌介绍说,半年前李元钧因为突发脑溢血去世了,家里只有李元钧的瞎子弟弟和儿子儿媳了。

此时

,天空飘过一片云,瞬间山上大雨如注,在泥泞的小路上走了大约30分钟后,终于到了李元钧的家:没有围墙,仅有三间土瓦房,屋子里漆黑一片,李元钧的盲人弟弟拄着一根棍子站在门口,李元钧的儿媳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棉衣倚靠在门框上。

我们一行轮番和李元钧的儿媳交流,她只是傻傻的笑个不停,一会儿说她9岁了,一会儿说她20岁了,神情恍惚,说话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有一句没有一句的。

经过和村主任王有斌和李元钧弟弟交流得知,李元钧的儿子于6月24日前往户县打工,家里只有李元钧的弟弟和儿媳。其弟弟说:“侄媳自从嫁到他们家里,生过一个孩子,在他妹妹处抚养,此后再没有生过孩子,也没有听哥哥李元钧说过卖婴儿的事情,这个孩子绝对不是侄媳所生……”

随后,赵克刚让打开相机中女婴的照片让李元钧儿媳看,她突然说:“孩子……”然后就跑开。

女婴到底是不是李元钧儿媳所生,成了一个谜。无奈,民警只有现场抽取她的血样,准备回来和女婴做DNA亲子鉴定。截至发稿时,胡莲花带着女婴每天像上班一样,已经在派出所坚持了整整7个白天,还是要求派出所给她“退娃”要钱。中间贩卖女婴的陈岁妹已经被公安灞桥警方刑拘。这起婴儿连环被拐案的其它真相,请关注本报明日的详细报道。(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三秦都市报晁阳图阮班慧)

原标题:老太为延续香火买娃无力抚养报警称欲“退货”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裂变分销系统
微信有哪些小程序
怎么做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