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武逆焚天 第六百六十七章 左风决定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6:10

武逆焚天 第六百六十七章 左风决定

感悟和明悟,是两种不同的存在,对于任何修行之人来说,都是前进之中必不可少的一个过程。请大家看最全!

在修行之中,增加对天地的理解,是为感悟。这种感悟并非是单纯的某一种功法,某一门武技,而是对于天地自然的理解和判断。

如果一个人对天地之间的感悟很深,那么他所要做的就是单纯吸取天地灵气,那么修为自然会节节攀升,起到一种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就是为何,有的人十分努力,修为却是进步缓慢。相反有的人在修行之外,还专研一些炼药炼器方面的知识依然进步极快。

左风就属于这其中的后者,他的另类遭遇,等于换了一种方式让他可以提前得窥天道。这种方式虽然有些取巧,但毕竟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正因为他感悟极深,所以在修行之中事半功倍,往往在专研炼药和炼器的同时,修为还是比起同辈之人要攀升的更快。

明悟,却并非是单纯的感受和理解,而是要通过自身的智慧来完成。这种明悟虽然不会短时间内看到修为进步的效果,却是会在漫长的修行道路上让自己少走弯路,从长远上看明悟的作用却丝毫不小于感悟。

譬如这一次,左风一直专注于修行和炼药,却感到自己始终有点抓不住重点。经过这次的明悟之后,他倒是发现了正确的道路。

以前左风明白,修行的几处就是炼体的三个阶段,可是在达到淬筋期后,却是开始了思考炼气期的一些问题。

符文为基础的修炼,却是给他指明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道路。想要在修行之中,不仅仅提高自身的修为,同时还不放弃炼药和炼器术的提高,这就需要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这个平衡点就是符文。

当初左风见到过一些,天资不错之人,往往都是炼药术方面有着不错的成绩,可是修为上却明显有些落后,很明显这是因为其无法在这两者间找到平衡。

不过左风自从见到了药寻之后,却是一直在考虑,这炼药之术有如此高深层次的人物,修为更是恐怖的一塌糊涂,究竟是如何才能够办到这些的。

现在一切的谜底都被左风自己揭开,符文就是那自己要追寻的答案。这答案可以说一直就在左风身边,只是他的错误思路让自己一直没有发现而已。

通过他对药寻的理解,多少也能够明白,药寻不能够指导自己符文之术,一定有其自己的一些苦衷。换句话说,人家就是不愿意教给你,本来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毕竟他们二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

可不论药寻顾忌的是什么,左风也不会去怪对方不给自己指明方向,修行之中的坎坷本就该自己来一一经历和克服。

而且如果说这困难对于别人来说,恐怕是难以克服的一道障碍,可对于左风来说却是不难。他本身就拥有符文基础方面的典籍,完全可以通过自学来获得这方面的知识,想到这里左风已经有些情不自禁的意思。

不过眼下却不是开始学习的好时机,毕竟目前的状况想要静下心来也是做不到。那闪烁的光斑在流动之中,以及最后喷射出去的过程都有着巨大的声音。

而且这阵法的运行之中,左风似乎也能够看到许多全新的东西,关于符文和阵法结合后的效果,他也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好好领悟一番。

铺天盖地的魔兽大军,并未因为大阵的攻击而停下脚步,只是能够隐约的看出魔兽群队形有些混乱。这种变故只能说明一点,就是阵法攻击虽然没有将魔兽击退,但是却也确实让魔兽产生了恐惧。

只不过这种恐惧因为领队的魔兽具备了不小的威慑力,从而让魔兽依旧保持着不断前行。

以琥珀的洞察力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原本还有些紧张的他,此时也稍微放松了一点,只不过双目却是一瞬不移的盯着远处的天空,不想将任何的变故漏掉。

左风现在自然是更加不希望魔兽退去,因为这大阵已经让左风有所联想,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帮助他继续思考下去。如果现在魔兽大军退去,那么他的思路也将会被打断。

此时在左风的目光之中,那密密麻麻犹如蛛丝般的大阵纹络,就好像武者身上的经脉一般。那些纹络相互之间交汇的点,在左风看来就仿佛一处处窍穴。

如果是以前,左风也许会将那些光斑当做灵气,可现在在其严重,那些光斑却是被其看作了一道道符文。

他清晰的记得,当初自己在结出手印的同时,一股股莫名的力量,仿佛有着引导作用一样控制着灵气运行。运行中灵气的量时缓时快,时少时多,这些看起来很玄妙的变化,却似乎与手印结出后的力量有关,他现在清晰的明白那就是符文。

现在他仿佛明白了当初看到的一句话,“符文乃是一种规则,一种天地之间亘古存在的规则,当一个人真正掌握的符文,也就摸到了这规则。”

原本这番话让左风觉得似是而非,或者说连一知半解都谈不上,可是现在他却是对此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因为心有定见,当他在看到那光斑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光斑攻击的时候,一些特别之处。

当光斑飞出之后,好像光斑与其目标之间,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联系,这种联系可以比喻成是一种丝线在其之间相互拉扯。虽然无法将魔兽拉扯的靠向光斑,却是能够让光斑准确的命中到魔兽的身体上。

另外,那光斑的攻击,也并非是一种直接的外部破坏。开始左风只是单纯的认为,那是一种凝聚到极点的灵气。可是当有了一定理解后,再去观察的时候却是发现,光斑在命中了魔兽后,实际上并没有对其在外部进行破坏。

换做其他人也许并不会有所察觉,可是左风这个炼药大行家眼中,那光斑内的细微变化却是让他看出了一小半猜到了一大半。

光斑在碰到魔兽的身体后,瞬间将其覆盖在其内,继而使其燃烧之中最终消亡。这个过程看起来好像是由外而内,可是经过左风有目的的观察后却发现,这种破坏竟然是由内而外的进行。

也就是说魔兽的身体内,产生了一种灵气燃烧的现象,是魔兽自己的灵气将自己燃烧致死,如此反倒是更像是一种自尽的行为。

魔兽并没有疯,所以更不会选择自尽,而且更不会选择如此恐怖的自尽方式。

通过对符文的了解,左风明白了一点,这就是一种规则。符文内部带有的一种规则。这种规则,在其碰到魔兽并将其覆盖之后,便以一种极为诡异的方式执行开来。

这就好像,当初结出手印后,用符文中的规则之力,来操控着灵气按早符文的控制来运行一班。

假如左风当时结出的手印,是产生光斑的这种符文,那么左风的结果便会像眼前的魔兽一般,灵气控制不住的同时引起自我毁灭。

明白了这些,左风感到呼吸都变得有些不畅起来。他原本只是觉的符文是一种比较深奥,且难以理解的存在,现在才清楚符文竟然是有如此大威力的一种存在。

在他的眼中,那光斑符文在碰撞到魔兽的时候,扩散在周围魔兽包裹其中,好像一个球星的药炉一般。魔兽自身的灵气,就好像一颗点燃了的炎晶,而魔兽本身就好比是一株药材,在光斑药炉之中不断的炼化,最终变成了灰烬。

左风凝神望去,发现那些魔兽在死后,渐渐的向下掉落

武逆焚天  第六百六十七章 左风决定

,在这个过程中依旧不断的燃烧,最终与那光斑一同消散,却没有任何东西留下来。

这一幕让左风更为震惊,这光斑的威能,竟然能够将魔兽的兽核完全炼化,甚至连那蕴含能量最多的兽核都不给留下来。

左风没有说什么,更没有与琥珀相互交流,对于琥珀来说,符文的理解和领悟太过深奥,而且琥珀并非对炼药和炼器有太多的兴趣,让其知晓一些反而对其有害无益。

而且现在左风也面临当初药寻的问题,就是不能够将自己那些符文的典籍交给琥珀,毕竟其中涉及到自己的一些秘密。当初交给安伯的时候,那些符文基础方面的拓印,还属于最基础的一类,更深一些的他暂时还没有交出去的打算。

在他的计划之中,只有自己真正明白领悟后,才会选择性的给出一些给安伯。同时安伯属于无牵无挂,与任何一方势力都没有关系。

琥珀则不同,他毕竟属于康家之人,如果自己将那些符文基础交给琥珀,说不准以后琥珀会不会将其交给康家,那样反而会让自己更被动的同时,还会给自己带来一定的危险。

想明白了这些,左风也下定了决心,自己身上关于符文的典籍,以后再也不能暴露给任何人知道。甚至自己对于符文的了解,也不能够在人前显露太多。

济南哮喘病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济南哮喘病医院网络预约
济南哮喘病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济南哮喘病医院要预约吗
济南哮喘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