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尴尬君正是如何被创新带到沟里去的IT业界

发布时间:2019-08-15 12:55:13
尴尬君正,是如何被“创新”带到沟里去的?_IT业界_突袭 作为创业板的一个标杆,北京君正(300223)上市快三年了。在上市三年之际,重新回顾梳理这样一家集”自主创新””高新科技企业””国产CPU””创业板”等多重概念于一身的公司走过的历程,对其他创业板投资者或许也能有点借鉴意义。2005年,北京君正成立,目标明确:做出能在市场上成功的国产CPU。当时其资金只有几百万元,在投入巨大的IC领域,这点钱的确少的可怜,但君正的创始人和研发团队愣是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研发出了Jz4730芯片。到06年底,这款芯片找到了第一个买主:一家做指纹识别的客户。等到君正的第二款32位嵌入式处理器芯片4740研发成功,北京君正以其高性价比迅速打开市场。我们来看一组数据:06年,北京君正进入指纹识别领域,芯片年出货量3万片;07年,进入教育电子领域,年出货量达到80万片;08年,进入MP4市场,年出货量超过500万片;09年,君正进入电子书市场,年出货量达到1000万片;10年,君正营业额达到2亿,比上年增长7%,营业利润7716万。2011年5月,北京君正以6000万股本为基础,发行2000万股,每股发行价43.8元,实际募得资金8.76亿。彼时,创业板经过一年多的亢奋期,已然没有了当初的疯狂。上市第一天,北京君正破发,跌5.91%,收于41.21元/股。上市第一年,北京君正即告营业收入下滑,2011年营业额1.68亿,比2010年营业收入下滑18%,利润4620万元,下滑40%。2012年,营业额1亿,继续下滑36.44%,利润总额只有423万元,下跌达 90%。2013年营业额9483万元,比2012年下降11%,营业利润则因为销售费用的减少而有所上升,达到1153万元。也就是说,上市之前,北京君正连年营业额和利润增长,上市之后,则是年年衰退,恰恰以2011年上市为中间点。而北京君正上市时募集的8亿多资金,至今基本未动。这8亿现金这几年在账上,给北京君正每年提供了3000万左右的利息,即使在有这笔利息的情况下,君正2012年的营业利润仍然只有423万,2013年则是1153万元,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当年创业板上市募集的8亿现金产生的利息,北京君正这两年的营业利润是负的。而这家公司在2012年能实现5000万元左右的净利润,则完全要归功于当期政府补助的4500万元和所得税减免的450万元。一家以创业板头衔上市,应该通过承担市场风险给股民带来回报的创业公司,回头来却依靠股民当初投入的资金才能保证盈亏平衡,这不能不说是对那些投资创业板的股民的莫大讽刺。不知道证监会发审委那帮委员们看到这样的结果,又有何感想。或许发审委的委员们是想通过筛选给股民选出一些有市场前景有投资价值的公司,但这公司上市后的表现实在是有点辜负他们的期望。可见由发审委帮忙裁定那家公司有创新真是不靠谱。北京君正的困境以上是对北京君正的财务分析。我们再来看,在这家公司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由此一窥中国电子设备市场的发展图景。让我们把时光拉回到2010年。彼时,国内芯片厂商经历了复读机,mp3,mp4等产品的变迁,都在努力寻找下一个方向。有的做上本,有的做,有的做电子书,但都发展一般。身处福建的瑞芯微,在经过了mp3,mp4的激烈拚杀以后,把下一个方向定在了上,并投入巨大,但收效甚微。北京君正则在电子书市场有所斩获,并以此成功上市。也就是在2010年,苹果公司发布了iPad。这一横空出世的产品立刻让大家找到了方向,所有之前做mp3,mp4的公司都开始转战平板市场,大家都知道,这是下一个爆发的市场。2010年的时候,整个市场的产业链其实相当不成熟。福建瑞芯微做出了RK28*8系列,市场反应一般。其实在那个时候,整个产业链都还没有准备好。Google为应对平板市场来自iPad的压力,匆忙发布了HoneyComb并联合Motorola推出了平板电脑,市场反应也一般。国内厂商则主要是使用Android2。x这一本来是为开发的系统用在平板上,使用体验也一般。直到2011年下半年,瑞芯微推出了基于Cortex-A8的芯片Rk2918,一举奠定了在平板市场领头羊的身份。在2011年,北京君正也没有旁观,他们发布了JZ4760。单就性能而言,或许4760还算不错。但是在平板电脑市场,最重要的是应用。有了足够的应用程序才谈得上比拼性能,而在这一块,君正面临巨大的难题。这就是生态系统的难题。简单回顾一下历史,智能市场通过免费Android系统爆发以后,强大如微软也不得不面对其Windows Phone生态系统发育不足这一残酷现实,死活无法在市场打开局面,即使他们为此专门推出了基于ARM处理器的Windows RT系统,也难以找到足够的开发者帮助其开发应用。这就像鸡生蛋,蛋生鸡,没有足够的用户就没有足够的开发者有意愿开发应用,而没有足够的应用,也就无法吸引更多的用户。那些在一开始就建立了先发优势的操作系统和处理器芯片,因为马太效应就会越发强大,而其他厂商则只能望洋兴叹。上世纪90年代,建立先发优势的是Intel和微软,而如今,这一优势转移到了Google和ARM身上。这一问题对于瑞芯微等公司来说不是问题,因为他们一开始就采用了ARM核作为其处理器核心,即使他们自己没有足够的应用开发者,也可以借助Android开发者社区的力量,让Android上的应用运行在平板上。北京君正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采用的是MIPS架构,这一小众的处理器架构意味着他们无法借助ARM生态圈众多合作伙伴的力量壮大自己,而要自己开发从处理器底层BSP到操作系统到应用程序等所有这一切,其难度可想而知。更糟糕的是,那时候Android本身都还不够成熟,正在不断迭代过程中。早期想基于Android做自主操作系统的中移动,联想等公司都被Android的快速迭代弄的狼狈不堪,不得不放弃,更不用说连处理器指令集都与众不同的北京君正了。北京君正为此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以一己之力,要想从整个生态系统中杀出一条血路是相当艰难的。北京君正即使号称能做出性能更强功耗更低成本更低的方案,在面对生态系统这一问题的时候就像被束缚住了手脚与他人比拼武功,自然处处受制于人。他们的竞争对手如瑞芯微,是站在他人的肩膀上,天然的具有优势。北京君正不是没有想过努力改善这个问题。在2011年12月,君正发布了全球首款Android4.0平板电脑,搭配其最新的jz4770处理器,获得了Google副总裁Andy Rubin的赞誉。傍上了Google,获得了Google官方支持意味着应用程序开发者可以使用Google提供的SDK去为基于MIPS处理器的设备开发应用,这已经是公司在应用开发方面能做到的极致了。然而,技术上可行不等于市场认可。众多应用开发者适配Android不同尺寸的屏幕就够辛苦的了,没有多少人还愿意为了不同的处理器去做适配,为同一个应用开发更多的处理器版本。强大如Intel,也不得不在生态系统面前低头,内部提供指令转换把应用程序的ARM指令转换成底层可以识别的x86指令,饶是如此,仍然不能得到市场认可,更不用说在性能等各方面都远不如Intel的君正了。从2011年起,北京君正就在与生态系统这一困局做斗争。而当年在mp4市场一起拼杀的瑞芯微,则借助基于Cortex-A8和Cortex-A9处理器核开发的RK29x8,Rk3066等系列产品奠定了平板市场的领先地位。有趣的是,同样采用MIPS架构,在mp3/mp4市场称霸的珠海炬力也声势渐微,而从炬力出走的部分员工创立了珠海全智则采用了ARM架构的Cortex-A8处理器核猛攻低端平板市场,并给瑞芯微造成很大压力。这一切都与北京君正无关。从2011年君正上市起,其年报就在说软件生态问题。比如2011年年报里说:“2011 年也是公司发展极具挑战的一年,2010 年末兴起的移动互联终端产品市场在2011 年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但公司采用的MIPS 架构在该市场的软件生态问题导致公司面向移动互联终端产品市场的销售未能快速展开”。2012年年报里说:“2012年公司业务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国内移动互联终端产品市场得到爆发式增长,平板电脑和智能市场迅猛发展,其中平板电脑类产品对PMP市场形成强力冲击,逐渐取代了原有的MP4类产品。由于公司芯片产品为MIPS架构,在移动互联终端产品市场一直存在着软件生态问题,尽管公司付出了持续努力,致力于推动MIPS架构软件生态的改善,但由于软件生态涉及全球行业市场中产业链的众多环节,报告期内该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仍然是公司市场销售的一大障碍。”2013年年报里,这一问题愈发严重:“由于软件生态问题,导致公司在移动终端市场的销售受阻,同时,移动终端市场的发展对公司原有的消费电子市场冲击较大,使得公司近几年业绩受到较大影响。报告期内,软件生态问题未能得到有效解决,同时,公司现有市场领域中的教育电子市场也显现出一定的软件生态问题,如果未来软件生态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将可能进一步影响公司的经营情况,公司业绩可能因此而继续下降。”这也就意味着,随着这几年平板市场的发展,原先君正占有优势的教育电子市场也出现了新进入者并且带来了全新的应用,对君正造成了较大冲击。这也直接造成了君正2014年一季度盈利只有13万元,可想而知,2014年君正的业绩也不会好到那儿去。面对软件生态问题,也有投资者问过君正是否可能采用ARM技术开发CPU,而君正对此说了No:“采用ARM内核会陷入同质化竞争中,长期没有出路。”也就是说,君正不愿意在正面战场与人厮杀杀出一条血路,而总是想找到一些独特的细分市场,然后凭借自己产品的价格等优势赚到足够的利润。这种游击战的打法在mp3/mp4时代还可以凑效,因为那时候正处于春秋时期,各家都凭借自己手里的一点绝活可以得过且过,等到了平板市场的战国时代,各大芯片厂商攻城略地,已然是赢者通吃的局面。这个时候还想偏安一隅,做一个小朝廷的国王已经不可能了。君正在mp4时代曾经独领风骚,而到了平板电脑时代,甚至不敢亮剑,未战先怯,只能让一众股民白白嗟叹,资本市场也对此失望不已,以至于北京君正的股价从上市时候的40多元一路下跌,最低跌到了12块左右,接近净资产,而这其中大部分是IPO时候从股民那儿融资得到的。股民给君正投资是希望其能通过融来的资金做大做强,而到现在,这8亿现金仍然躺在账上,通过利息补贴的方式维持着君正的利润而没有实现其最大价值。而且,现在君正面临的不是短期受挫的问题,而是在平板这一市场连进入的门票都已经失去了。白牌平板电脑市场经过几年的残酷厮杀,优胜者已然诞生,瑞芯微和珠海全智暂时胜出,瑞芯微已经打进了主流OEM厂商的供应链,获得了更大的舞台。MTK和Intel如今也杀入了这个市场。而昔日曾与瑞芯微在mp4市场上拼杀并曾占据较大市场份额的北京君正,只能望洋兴叹。面对这种不利形势,北京君正也想了各种办法去突破。比如他们致力于可穿戴设备的研发并推出了相应的开发平台。去年下半年,可穿戴设备市场忽然受到资本市场热捧,君正也凭借可穿戴设备的概念,股价从15块左右一气涨到了45块附近,达到了其历史最高价,但也就在市场最热捧可穿戴概念的时候,其高管频繁减持,给热捧可穿戴设备的股民一瓢冷水。事实上,可穿戴设备至今量没起来,即使是君正的合作伙伴热门智能手表inWatch厂商映趣科技,2014年线下销售额也仅仅只锁定为20万台。而做过芯片的都知道,20万的量根本不值一提。这也是高管们频繁减持的原因。目前可穿戴设备市场并未真正起来,而一旦这个市场真正起来,国内外的芯片巨头们随时可以杀入这一市场,因为其市场门槛并不高。自主创新的迷思如今再来回顾北京君正的招股说明书,我们不禁有不胜唏嘘之叹。在招股说明书里,北京君正提到:“当前,该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技术创新及终端电子产品日新月异,公司只有持续不断地推出适应市场需求变化的新技术、新产品,才能保持公司现有的市场地位和竞争优势。如果公司不能正确判断、把握行业的市场动态和发展趋势,不能根据技术发展、行业标准和客户需求及时进行技术和业务模式创新,将导致公司的市场竞争力下降,对公司未来的经营带来不利影响。未来如何保持持续的技术创新能力是公司面临的最大风险。”而恰恰是在市场变化的时候,北京君正未能跟上这一波的潮流,使得之前在mp3/mp4市场积累下来的优势丧失殆尽。而这一切,源于对自主创新CPU的迷恋和对ARM处理器的拒绝。事实上,北京君正采用的MIPS架构处理器也是来自国外,并不存在国产和进口的区别,君正也承认MIPS架构与ARM架构相比,并没有功耗和性能上的优势。而君正之所以不用ARM,恐怕还是得从“自主创新CPU”的执念说起。北京君正的团队来自于方舟科技,并延续了方舟科技的发展方向,一直强调自主研发CPU内核。倪光南当初因为“技工贸”的理念与柳传志等公司高管“贸工技”的思路不合而被迫离开联想。离开联想之后,倪光南帮助成立了方舟科技。方舟科技的故事这里就不展开了,我对倪光南等老一辈科技工作者的拳拳报国之心相当敬佩,却也为他们的遭遇深表同情。自主研发CPU是一代人的理想。他们这一代人,深受毛泽东时代自力更生精神的鼓舞,对自主研发抱有一种近乎偏执的热情,为了中国能有自己的芯片可谓殚精竭虑。这一代人,对技术的钻研和痴迷让他们对国际前沿技术有较深入的了解,但同时也因为对技术的痴迷使得他们对商业的理解有限,对市场没有足够的敬畏。商场如战场,不相信理想而相信现实。看看100年前的发明家特斯拉,也是特别有想法,特别有理想,但到了最后他靠那些天才想法已经拿不到愿意支持他的资金了,结果穷困潦倒,开枪自杀。而Google创始人Larry Page则吸取了特斯拉的教训,深知有理想的同时还需要有能力去实现它,通过Google的关键字广告获得了足够支持其研发的利润,然后才有了那些让我们视为异想天开却又改变了世界的天才的研发成果。由此可见,有理想,还得有帮助实现理想的资源,否则理想就成了空想。北京君正早期产品mp3/mp4因为性能还不错,而且对软件生态系统没有太大的依赖,所以能在激烈竞争的市场杀出一条血路。等到平板市场爆发,对软件和生态系统要求很高的时候,君正就没有了优势。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是及时调头,采用ARM处理器核,利用自己在资本市场募集来的资金迎头赶上,在平板市场上与瑞芯微等展开正面竞争。此时大局未定,以君正的研发实力和充裕的资金,与南方的瑞芯微等公司一较高下,胜负仍未可知。遗憾的是,北京君正坐拥大笔现金和一堆虎将,却死守着过时的MIPS架构不放,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与整个生态系统作战的道路上,白白耽误了三年时间。而在电子产品市场,三年时间产品已经可以更新好几代了。反观瑞芯微,并没有要做自主CPU的理想,一路拼杀,锻炼了队伍,如今已经拥有了足够有竞争力的产品,可以在国际市场进一步一较高下了。在这时候,再来回顾雷军所说的要顺势而为,想来君正的创业者们该别有一番滋味吧。“南派务实,北派务虚;南派多为屌丝性创业,北派则流行高富帅创业。”这是前一段时间上流传的一篇比较南方和北方创业者的一篇文章总结的,也很适合北京君正和福建瑞芯微。北派高举高打,出身好,拿到的资源也多,一路上都是高大上的东西,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好高级的样子,比如君正的xburst技术等等。但真要说从市场上赚钱,还是南派更接地气,更贴近客户,像瑞芯微,知道客户要什么并提供好的解决方案,这就够了,他们没有一定要自主研发所有技术,也没有国家的资金扶持,但借助现有的生态系统,可以赚到钱养活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迈进,自给自足过的很好。这恐怕是那些感慨中国没有自己的核心芯片所以一定要扶持科研院所自主研发的学院派们未曾想到的。所谓自主创新,学院派或许是做研究写论文的习惯,非常专注技术领域的创新,所以总专注于什么都是自己独家的技术,却忽视了生态系统的力量。在商界,技术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执行力上的创新,商业模式上的创新,这些都是创新。联发科的Total Solution是服务模式的创新。瑞芯微是快速执行的创新。如今如日中天的小米,有什么核心技术么?但小米却成为了借势上位的典范,利用全球的技术和产业链,结合自身互联式的打法,让传统OEM厂商头疼不已。这些都是创新。而像君正强调的自主创新CPU,在市场大势已经是ARM的天下的时候,这种创新没有成为自身的优势,反而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可见,为创新而创新和符合市场需求的创新是不一样的,创业者需当心。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向作者提问 IT业界,生物谷灯盏花素片规格
如何预防水土不服
脑供血不足后遗症
大脑供血不足是否犯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