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武极宗师第四十一章白天

发布时间:2020-01-19 18:08:50

武极宗师 第四十一章 白天

岚诅下位宇宙。

兰青星云内。

诅银星面露惊惧,神色悚然大惊。

一位真仙,怎么可能?

封锁镇压在祖木棺材内,如何得以突破真仙?

一定有哪里错了。

诅银星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黑洞性质的身躯,也被掐的开始扭曲,即将碎裂。

“我不相信!”

诅银星仰天嘶吼,浑身上下化为一道超巨黑洞,坍塌引力瞬间暴涨无穷无数倍。

“殷雷攻杀规!”

“闪芒防御规!”

两门天体规,合力激发。

砰砰!

诅银星的躯体上露出道道裂纹,显然是黑洞域能催动到了极限,已经达到身躯无法承受的地步。

砰砰!

无数无穷星雷辰电,在诅银星周身显化生出,轰击砸落下来。

棺材内的冷漠声音,万古不变:

“呱噪。”

仙芒大手一抖一颤,震荡威能近乎撕裂星空,余波扫平一切。

随后大手微微一颤。

顿时之间,仙力仙芒冲天而起,那一道道雷光全部被粉碎。

“真的是真仙啊啊!”诅铜星在远处观望,双股战战,血金战甲发出嗡鸣的声音。

真仙!

位阶等同于界主尊者的存在!

诅铜星死死咬牙,手指颤颤巍巍地攥紧:“即使是母亲大人的分身,也不可能挡得住一位真仙啊!”

它在棺材内,被镇压封锁千年,究竟是怎么突破真仙的?

诅铜星毛骨悚然。

诅银星身躯痉挛,在仙芒大手掐拿之中,黑洞破碎,躯体崩溃,渐渐就要步入死亡。

他脸色灰暗。

一真仙降世,他必死无疑。

“不行啊啊!我不要死!我是天体恒星域!寿命不知几何!我诅铜星!不可以死!”

心头无声咆哮,不屈不甘,诅铜星将手中黯淡珠子,捏碎。

隆隆!

轰轰隆隆隆!

一抹璀璨浩荡、无边无际的神异光芒降临了!

一个金色长袍女子虚影,伫立在宇宙星空中!

光芒凝固、空间停滞。

嗡!

虚影金袍女子睁开双眸,金袍披身,无尽光芒流转不停。

“邪甾?”

“你,居然突破真仙了!”

虚影金袍女子一字一顿,吐出铮铮冷语。

诅铜星身躯连连颤抖,忍不住跪伏匍匐下来,身躯在星空中挪蹭,躲在虚影金袍女子的身后。

“母亲……大人!”

诅银星发出呻吟。

嘭!

嘭嘭!

嘭嘭嘭!

仙芒大手炸裂崩溃。

“啊啊!”

诅银星惨叫一声,被扔到一旁的星空。

随后。

兰青星云内的整个宇宙空间,似乎沦入一种诡异死寂。

声音逐渐沉寂下来。

恐怖逐渐蔓延开来。

一股仙力渐渐激荡,将一切物质飞灰湮灭。

一道仙芒冉冉升腾,将思维拽入永世沉沦。

黝黑光芒宛如黑洞,甚至远远超过黑洞的层次。

黝黑仙芒,吸收吞噬一切物质,即使星空中无所不在的法则本源,也被黝黑光芒缓缓吸入!

轰隆隆——

一尊恐怖存在、真仙,降临在此!

“啪!”

祖木棺材内,一个黝黑光芒包裹着的人形生物,骤然直直坐了起来,双目爆闪仙芒,直视星空虚影金袍女子。

它这么一坐起——

登时!方圆万里空间崩裂爆碎!

一切光线,彻底消失!

所有物质,尽数泯灭!

混乱星空之中,一朵朵的黝黑花草树木、飞鸟走兽、日月星辰凭空而生,如同虚花一般飘荡存在。

仙力流转之下,无边无尽仙芒熠熠生辉,恐怖气息蔓延开来,空间崩溃,宇宙仿佛发出了哀鸣。

黝黑光芒,仿佛虚空衍生,

破泯气息,宛如宇宙毁灭。

一丝丝仙芒疯狂闪烁,浩浩荡荡、遮盖星空炸响,传递出冷漠无垠的仙音——

“诅!金!”

仙音乍响。

一尊真仙骤然降临在世,祖木棺材彻底爆裂开来。

大概在百分之个刹那后,祖木棺材彻底粉碎,蓬蓬粉末飘洒星空。

再度百分之一个刹那后,祖木棺材粉末彻底化为分子、微子,乃至最终的粒子。

砰砰砰!

祖木棺材破碎之音,传荡宇宙星空。

下一刻——

一尊真仙。

不可抵御、不可言喻的仙力威压,降临终结,显化恐怖,宛如一道无尽渊狱!

邪甾真仙闪烁仙躯,黝黑光芒吞吐,它的面容竟是平滑整齐的一个切面!

无面真仙、邪甾!

在齐整面容切面上,一颗眼珠陡然睁开。

眼珠纯金!

这一颗眼珠蕴含着扭转乾坤、搬弄星辰、刺破星空的无穷威能,漠然注视诅金。

它目光所到之处,一切物质为之凝滞。

躲藏在诅金虚影之后的诅铜星,更是几乎心肝俱裂,吓得魂飞魄散,意志心神就要沉沦深渊。

“邪甾!”诅金分身淡淡道。

“既然你已经突破真仙,又何必纠结于之前?”

邪甾真仙,独眼微微一眨。

“诅金,你是何意?”

它轻轻吐气,冷然问道。

邪甾的每一次吞吐,纳粒子无穷量,宛如山呼海啸的波纹,在星空滚滚回荡!

诅金分身淡笑道,颐指气使一般的尊威气度展现:

“邪甾,对于仙来说,仙道利益才是最重要。既然你已经突破真仙,之前的纠葛,放下即可。”

诅金分身淡淡道。

仙,没有情绪。

除非涉及到仙道,否则仙很难动怒。

果不其然。

邪甾真仙眨动独眼,慢条斯理、森森漠漠:“诅金,你说的有理。而且我能突破真仙,也是拜你所赐。”

诅金笑了:“的确如此。”

邪甾真仙扫视周围星空,无面脸庞微微一扯。

“智慧生灵养殖基地?诅金,你可是寰宇阁五级守卫者,居然也做这等事情。”

“呵呵。”

诅金却是笑了;“邪甾,这世间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润。更何况,我只是做一笔生意,算不上背弃罪恶。”

星空死寂。

诅银星挣扎着身躯,缓缓挪蹭到诅金分身之后。

“看什么看!”诅银星狠狠瞪了诅铜星一眼。

诅铜星摇摇头,默然不语。

她在担心,母亲大人与这尊真仙,到底能否谈判商谈成功?

一旦失败,她将必死无疑。

只听得这时。

诅金分身继续开口:

“邪甾,你初入真仙,想必位格还不太稳固。我可以为你提供海量的智慧生灵,这笔交易,你做是不做?”

虚影金袍,宛如世间唯一光芒、光明惟一。

邪甾真仙,仿佛一切黑暗恐怖,绝望深渊冥狱。

两道完全对立、完全相反的存在,竟是在这片茫茫星空中,讨论起智慧生灵的买卖交易。

邪甾摇头:“诅金,你这茫茫星域养殖场,规模不错。但其中根本没有智慧生灵,这如何交易?”

诅金笑道:

“邪甾,两个月之前,这里被一个小家伙发现了,所以我们不得不转移养殖基地。”

诅金继续道:“邪甾,这片养殖基地短短千年,就已经完成数以万亿计算的智慧生灵交易,信誉有所保证,你可以放心。”

邪甾睁开独目,仿佛蕴含着深深渗透到空间、灵魂深处的恐怖,沉吟一会之后,它微笑道。

“不得不说,你的话语打动了我。我需要一个兆的标准智慧生灵,何时可以拿到?”

“十年足以。”诅金道。

“很好很好。”

邪甾轻轻颔首,仙道有增的喜悦弥漫开来。

它初入真仙,位格不稳,远远不及下位真仙的威能。

若是按照修行者体系计算,初入真仙大概是处于准位界主尊者的程度。

邪甾摇着黝黑脑袋:“不过,有一点我很怀疑。一个小家伙,就足以破坏你们如此规模的养殖基地?”

诅金分身眯起眼睛,连道:“邪甾真仙,请放心,这件事情已经处理干净,我们的养殖基地绝不会出现任何状况。”

“嘿嘿。”邪甾淡笑。

诅金皱眉,担心失去这一笔大交易。

她不得不解释:

“那个小家伙,乃是预备役守卫者,自然就比较麻烦。不过你放心,她早已死亡,不会对我们之间的交易,造成任何影响。”

邪甾真仙挥了挥手:“原来如此。”

正在此时——“死亡?”

一个浩浩荡荡、弥天极地、充斥星空的声音响起。

不知其伟瀚。

不明其霸烈。

声音蕴藏一抹酷烈、森冷、无穷无尽冰寒。

声音仿佛在整片宇宙传荡响彻,铺天盖地。

同一时刻——

整个宇宙仿佛变色!整片星空似乎消失!

白!

纯!白!

煌!煌!白!

诅铜星与诅银星身躯猛地僵硬凝固。

脑海之中,宛如万千道锣鼓轰然大作,心神嗡嗡,一团乱麻。

在他们视野内。

所有目光可触及之地,全部转为白色。

在他们感知中。

所有查探反馈的信息,尽皆在告诉他们——白白白!

天地一片白!宇宙尽数白!

诅银星死死瞪大眼睛,目次欲裂,胆战心惊,他喉咙终于发出了一声低沉嘶哑的呻吟

“这是什么啊!”

白天!

整个宇宙星空,都进入了白天!

诅银星、诅铜星两人,几乎被吓得心神震裂,因为在白茫茫之中,他们感觉到了滔滔森然、凛凛酷烈!

如坠冰窟!

如陷渊狱!

即使是封帝级天体,诅银星也惊慌起来。

“黑洞感知!雷光无尽!闪烁辰芒!”诅银星心头嘶吼咆哮,将一切力量发动到了极限。

砰砰!

诅银星两颗眼珠、头皮顶端直接炸开。

“啊啊!”

诅银星双目崩裂黑洞域能,疯狂嚎叫:“一根手指!是一根手指啊啊啊!”

他看到了!他感知到了!

一根长达数个光年的手指头,自宇宙上空灏灏按压而来,白天降临了啊啊!

襄阳市中心医院万山分院预约挂号
军海医院鄢军
贵州哪家医院治癫痫最好
中山牛皮癣医院排名
陕西男科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