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云水剑 第四百八十章 遮风挡雨

发布时间:2019-09-24 14:30:30

云水剑 第四百八十章 遮风挡雨

“凌如是”

刚刚始终镇定自若的郑兴在见到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之后,便面色骤冷,紧紧握起了拳头,厉声道。

凌如是听到这带着无尽恨意的呼喝,稍稍一怔,便注意到立于那昏君尸身旁的青年,虽説这男子气质和那日在这里之时截然不同,但她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个在当日抱着红颜,撕心裂肺呼喊的男子。

“咯咯……这不是前朝大皇子吗?”凌如是轻声笑着,又瞅了眼四周的群雄,以及高台上的几方人马,故作疑惑道,“皇子手刃了夺你江山的当朝天子,怎么还不离开呢?莫非你想将这里的人一打尽吗?”

此言一出,局势更是扑所迷离。几乎想要冲上高台擒住那个愚弄天下的叶风的人都生生顿住了脚步,似乎这个看似为了江湖人击杀昏君的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也正因为这层出不穷的惊异之事,谁都没有注意到凌如是朝着某个方向做了一个手势,而一个人也隐没于暗处之中。

凌妃衣望着那个震慑住群雄的女子,不禁满腔怒火,刚欲作,却不想耳畔却响起了明长老的传音:“妃衣,大局为重虽然如是与我派间隙颇深,但以老朽观之,其孙儿叶风却远胜于那个前朝人。门派地位是重要,但我们还是以百姓为重啊我们争了这么多年,也应该做做该做的事了……”

“这……”凌妃衣柳眉微皱,有些迟疑,毕竟那个名震江湖的女子与她仇怨滔天,而她甚至从向来运筹帷幄的明长老话语里听出了离愁的氛围。莫非……

倏然,凌妃衣与偷偷瞄着她的凌素的目光汇聚到了一起,这个从小便坚强的徒弟目光里依旧掺杂着些许请求之色。她心中微微一叹,攥紧了宝剑,偏过螓,嘱咐身后门派弟子:“静观其变”

“哈哈…凌如是,就算你武功天下第一,也逃脱不了今日灭亡的命运你一人之力能救得叶家这么多人吗?更不要説今日的天罗地”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郑兴没了刚刚的镇定,嚣张跋扈起来,“你不但夺走了雨燕的性命,还是当年夺我先辈江山之人我恨不得生食你肉”

“到底是年轻人啊,看见老婆子就沉不住气了啊。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凌如是抿嘴轻笑,眼波流转。

就在此时,顾相轻移几步,微微拍了一下郑兴的臂膀,且略微颔,眸子里那起初的慌乱也已经不见,显然他已经有了某种底气。

凌如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屏息凝神,做好了准备。

果不其然,郑兴得到顾相的提示,仰头大笑,环顾四周,负手而立,喝道:“事已至此,我客套话就不説了不错,我是前朝郑家之人,贵为皇子各位皆是江湖义士,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都懂吧?圣上已经身死,我将夺回江

“哦?”凌如是抬起纤手撩开耳边散落的青丝,无奈地撇撇嘴,微蹙起黛眉,不屑道,“凭什么?”

“凭我控制了京城禁军”郑兴紧走几步,依托着身高俯视着横眉的凌如是,嗤笑道,“你以为你圣门弟子满布于此,就万无一失了吗?”

“这……”凌如是猛然想起那日暗处的高人,抬望向面露得意之色的顾相,凛然道,“好个阵法高手,果然防不胜防”

“忄仙,客气了,吾弟得罪了”顾相垂,拱手笑道。

“好啊,好啊……老婆子今天倒是想好好领教顾相的高招了”一向沉稳的凌如是也有些面色沉重了,毕竟此番局势可谓极其微妙。

郑兴洒然一笑,继续喝道:“各位都听到了吧,成王败寇,古今真理。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各位请选择吧。若能在此时助孤起大义之旗,孤必当以礼相待,保诸位一世荣华。但若是犹豫不决,或是助凌如是和叶盟的人,那么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

当其冲的肯定是现在所谓武林正道魁的少林,话音一落,郑兴便已然对觉远使了一个眼色,而觉远自然配合,其跨出一步

云水剑  第四百八十章 遮风挡雨

,指着凌如是呵斥道:“此等妖女当年便一直妖言惑众,以美色诱使江湖大乱。老衲虽不才,但也愿为武林正道出一份力,今日便破除杀戒,势必诛杀此女叶盟现在如日中天,叶盟主也是明白人,不如一起诛杀此女,以证自身清白,如何?”

“姜还是老的辣”,觉远的这一番义正言辞,明眼人都知道他是在给叶风下套,毕竟以叶风名闻天下的仁义之举,想要安上某些罪名,也不是容易的事,若带上凌如是,恐怕叶风就无从选择了。换言之,这就是逼迫叶风彻底站立于武林对立面,给群雄一个讨伐的借口而已

这就是叶盟的催命符

此刻,校场内格外的静,所有人都望向了叶风,看这颇有仁义之名的少年盟主到底如何选择?

“咯咯,老婆子一个人的事,你们这些武林正道非要拉着别人一起吗?”凌如是偏头瞄了眼脸色淡若水的叶风,轻笑道,“叶盟主快带着这几位小娘子从这下去吧叶家的事,你应该没有忘,大可以在今日了结吧”

叶风微微一怔,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分明从眼前的女子眼里看到的皆是叮嘱与遗憾。或许,这就是亲情吧

念及此处,叶风紧走几步,挡于凌如是身前,将这个女子掩于身后,凛然道:“我叶盟愿与凌如是共存亡”

“你知道在説什么吗?臭小子”凌如是心头一惊,赶忙攥住叶风的臂膀,急声道。

叶风轻叹一声,并未回头,只是望着场内诸雄,软声道:“我虽恨你,但你始终是我的祖母”

凌如是心头一颤,数十年没有流过泪的明眸终于湿润,嗔怪道:“臭小子,终于肯叫长辈了……”

“叶盟主,你可要想好了。你这是要与整个江湖为敌吗?”觉远阴恻恻地提醒道。

叶风并未搭理这个虚伪的正道之士,提剑而立,转向郑兴,沉声道:“如你所愿了,接下来各凭本事吧”

眼见叶风与郑兴分于高台两侧而立,凌如是轻吐了口气,一眨不眨地望着立于自己身前之人的背影,心中荡起阵阵涟漪。从前的青涩少年已是能在她的身前,为她遮风挡雨了……

已近暮色,清风拂来,齐腰的如瀑青丝微微颤动,驱散了她刚刚的不安与焦躁,取而代之的是释然。

“我虽恨你,但你始终是我的祖母……”

细细想着孙儿的软语,凌如是百感交集,微睁着迷蒙的双眸,静默片刻,自顾道:“老头子,你听到了吗?这么多年了,孙儿叫我了啊……他长大了,就足够了……”

鞍山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金华治疗龟头炎方法
汕尾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医生
北京卫人中医医院的口碑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